WFU

2012年12月2日

吸力鴨變身:蔡依橙醫師「那些年」教我們的事

(攝影:黃俊榮

如果您有注意過心臟血管電腦斷層、學術研究、論文寫作、簡報製作、演講技巧、時間管理、生涯規劃、科室再造、活動策展、社群經營、世界觀察與醫療崩壞等議題(呼,寫得好累),一定聽過蔡依橙(I-Chen Tsai)醫師

引言投影片第 9 張:蔡依橙醫師在 PubMed 的研究論文超過 50 篇。

引言投影片第 10 張:蔡依橙醫師部落格當時總瀏覽量大約 21 萬;不到十個月,已經超過 50 萬。

這些林林總總的領域,從細微到巨觀、再從世界反諸個人,看似廣泛卻又彼此關連的議題,大抵可以在蔡醫師臉書上發現。

引言投影片第 1 張:這一年,我們擁有一樣的臉書封面

有不少朋友從臉書上知道我是蔡醫師的同事,通常都會好奇地問我一些問題,如:

「蔡醫師真如他臉書上所說的那樣嗎?」

嘿,這個問題問我就問對了,而且有這個疑慮是正常的,畢竟網路世界可以是一種虛擬卻又真實的連結(如動漫「加速世界」)。

2008 年初,我參加放射線醫學會舉辦的活動,那是我第一次認識蔡醫師。蔡醫師那場演講,引動我內心共鳴,半年後我依然記得聆聽演講時感動,寫下「原來我不孤獨」。蔡醫師演講後,我心中有很多感觸想與他討論,可是一堆人圍著他,我只能行禮如儀交換名片,未曾多說什麼。但是,隔天便收到蔡醫師寄來的討論電郵。原來蔡醫師收到我的名片後,即知即行的他,隨即查閱我在網路上的相關資料,發現彼此有不少的宅男癖好共通點。因此,我們陸陸續續在網路上、在生活上有了真實連結。

引言投影片第 2 張:我幾乎同一時期認識這三位醫師(「原來我不孤獨」與「Men in Motion」)。

引言投影片第 3 張:上述三位醫師都是影像醫學科系醫師,還有哪些可能的共通點呢?

引言投影片第 4 張:三位醫師的電郵剛好都以動物為名。為什麼要提這件看似不重要的事情?

引言投影片第 5 張:江國賢醫師的電郵有蜘蛛(圖片引自電影「蜘蛛人」)。

引言投影片第 6 張:蔡瑋琳醫師的電郵有鶲科鳥類(圖片引自維基百科)。

引言投影片第 7 張:因為要引出主角蔡依橙醫師(他的電郵有一隻鴨子),而且吸力鴨(SillyDuck)是他的筆名。


引言投影片第 8 張:SillyDuck 一點都不 silly;相反地,大家都知道蔡依橙醫師文筆相當「犀利」。

兩年前因為轉換職場環境,彼此從工作到生活又多了不少連結,甚至還一起出國開會(「歡樂的快閃族:RSNA 2011 Flash Mob」),加上我也辦過小型活動(「ToBii Flashback 前置作業二三事」),實驗過蔡醫師部落格所提方法。但是,間接實驗不如親身體驗,我就從活動策展這個角度切入,以「那些年,我們如何走出挫折。」這個研討會為例來驗證。

蔡依橙醫師、蔡瑋琳醫師、邱建勳醫師(相片來自「Men in Motion」)





當蔡醫師接下新職務沒多久,某次電話中說:

「我們來辦一個不一樣的活動吧!」

(攝影:黃俊榮

大多數成功者喜歡聊成功,但是蔡醫師不跟我聊成功,只談挫折;而且不只談挫折、還要談如何走出挫折「那些年」研討會策展概念)。初步瞭解後,發現這個活動會是一個既新鮮又有趣的大膽嘗試,絕對有別於醫界傳統大拜拜會議。

「那些年」研討會籌辦人員中,除了我以及我這邊伙伴(邱冠菁小姐與黃政凱技術長)以外,其餘人員皆與蔡醫師同一工作單位。因此,我的角色其實很有趣,因為我並非隸屬於蔡醫師部門,卻是核心主辦者之一。換句話說,我既是籌辦者、亦為旁觀者。如果我單純只是旁觀者,一定無法直接觀察內部運作方式,繼而驗證蔡醫師活動策展能力;但是,如果蔡醫師是我的直屬老闆,或許我的觀察會有包袱,變成不能說的秘密。

因此,當蔡醫師邀請我「加盟」時,我心中暗自竊喜:

「啊哈,這不是給我一個天大的好機會,直接驗證蔡醫師活動策展能力是否有如他在部落格與臉書上所說的一樣呢?」

如此一來,我可以用一種有點局內又有點局外的狗仔客觀方式,幫粉絲蒐集蔡醫師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來描述我的第一手發現。

當然,在研討會官網,我們寫下不少「籌備點滴」;但是,從活動落幕到現在,幾近九個半月的沈澱,該熱血的都熱血了,激情過後再來爆料報導我的觀察,往往更加理智。

關於蔡依橙醫師,我有幾項觀察:

 疼你的責任:死道友、不死貧道? 

大家心知肚明,活動發起人往往只掛名、不做事,或者只出個嘴巴,指揮同仁做這兒、做那兒;一遇到狗屁倒灶的事,發起人馬上龜縮不見,還把籌辦人員推出去檔子彈。「死道友、不死貧道」,常常就是發起人的不負責任標籤。而且,活動結束後,往往榮耀只歸發起者一人,這多叫人情何以堪?

蔡醫師不一樣,身為一個活動發起人,他不只動腦,還親自出場戰鬥。

引言投影片第 11 張(因為研討會名稱發想自九把刀電影,便融入九把刀相關名言或作品來製作投影檔)

不知多少夜晚,每當我精神渙散、準備就寢時,常常發現 Dropbox 資料夾,蔡醫師還在更新研討會相關文件。他從文案撰寫到企劃宣傳,乃至對外溝通,皆由他一人親手包辦,常常也在活動網站貼文,而且該出面就出面、該拒絕就拒絕,絕不推諉卸責,也不單讓同仁委曲求全;好比身為聖鬥士主角的星矢,鐵定自己受傷最重,而且不管被打趴多少次,一定要不斷地站起來繼續受傷,這就是身為發起人應該疼惜伙伴的責任。

同伴受傷,聖鬥士星矢自己也不例外。

 心的方向: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不好的老師帶你住套房 

活動要成功,不是一人衝、一人爽就可以。知人善任的領導者,必須具備極為細膩的洞察心,得把對的人放在正確的位置,因此不只需要瞭解伙伴的人格特質,還得給予「心」的方向。如此一來,伙伴各得其所,辦事效率才會事半功倍,同時又可以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才不會變成沒有人工智慧、單靠指令作戰的機器人。

蔡醫師的戰鬥方式,其實是一種翻土施肥,目的是為了整理出一畝夢田,可以好好地種花,讓每個人有機會開出一朵美麗的花。

引言投影片第 12 張:蔡依橙醫師的「夢田」花園。

引言投影片第 14 張:蔡依橙醫師是打造夢田的園丁。

引言投影片第 13 張:改自電影「殺手歐陽盆栽」(九把刀小說)。殺手不是真的殺手,而是幫助人重生的盆栽。

以我來說,蔡醫師在『Start:「那些年」研討會的最初』寫道:
勳哥是協調能力很強的學術人才,但個性低調,很少站在幕前,這次我請他擔任場內組,負責站上台,主導現場流程。如果勳哥更懂得表達,日後也將更能為自己,取得更好的資源。
蔡醫師以企管方式籌辦活動,依據屬性客製化分配任務方向,一開始即有明確分工,強調充分授權,不干涉各組實質做法。簡單說,「大師指引方向、老師指導技巧」,莫不過如此。

一如蔡醫師預期,透過我的引言簡報方式,開始有人注意到我這類不易被人察覺的存在,例如:
「最後一場重頭戲上場-蔡依橙主任演講,從引言人勳哥(邱建勳醫師)開始就讓人驚豔。他根本是投影片專家偽裝成醫師的,投影片也太漂亮了吧!乾淨全版面的照片,以及美工效果一流(又有趣)的投影片,再加上一些大字流文字變化的的搭配….看了真舒服!」(by 台灣最強簡報達人福哥.那些年,我們一起聽的簡報) 
「一開始擔任引言的蔡依橙主任和邱建勳醫師很快的就帶動了整場的氣氛,清晰簡單而有吸引人的簡報畫面,讓我對接下來的課程有更多的期待。」(by 國軍花蓮總醫院感控室主任蘇迎士醫師.一趟350公里的旅程、一次心的感動) 
「邱醫師和蔡醫師的導讀和演講,不愧是和網路上的文字一樣,犀利、中肯、切中聽眾心理,同時有明確的傳達出他們的意念。(穿透力 & 術 vs 道)」(by Gabriel Chao.「那些年,我們如何走出挫折」研討會會後心得
蔡醫師是一位優秀的領導者,協助伙伴打造通往天堂的天梯,如同「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一般;而不察人心的管理者,讓大家跟無頭蒼蠅一樣團團轉,虛耗伙伴精力,彷彿被無窮迴圈套住,好比「不好的老師帶你住套房」一樣。

 這些日子以來:一百九十六天的紮實準備 

不計算蔡醫師最初以電話提及研討會概念的日期,單就蔡醫師電郵提出討論至活動當日為止,籌備時間總共花了 196 天。這半年多的期間,不只電郵與電話討論,活動前四個月,核心成員幾乎每個星期有一個小時的聚會,討論各種活動準備事宜,大至研討會名稱、小至來賓餐巾紙,一項一項反覆核對,就是希望活動盡善盡美。

每星期一次的核心會議,每個人都有許多張密密麻麻的進度報告(蔡瑋琳醫師、邱建勳醫師與蔡依橙醫師)。

為什麼特別提這些事?

「及早準備」這個老生常談的道理,其實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奇怪,不少活動籌辦人員私下跟我抱怨,活動準備時程往往不足,發起人常常臨時抱佛腳,火燒屁股才召集大家,簡單開個準備會議意思一下。因此,這類準備不足的活動常常七零八落,還讓工作同仁疲於奔命、心生倦意。

相對地,蔡醫師一直強調,即使活動經驗再老練,研討會依然得在半年前開始準備。

這些日子以來,一百九十六天的紮實準備,該想的都想了、該做的都做了,因此活動前幾天,反而神色自若、好整以暇,等著活動正式開始。

 吸力鴨變身:超級醫師登場 

從我的角度來看,蔡醫師很像華倫.巴菲特。巴菲特很重視股東,親自動手寫年報;蔡醫師很重視來賓,親自動手寫文案。

另外,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中表明:

「巴菲特就是你的合夥人,他在為你勤奮工作。他沒有利用股東們的共同財産為自己建造任何紀念物,沒有巴菲特高塔,沒有巴菲特大廈,沒有巴菲特機場,沒有巴菲特大街,也沒有巴菲特動物園。擁有的,只是踏踏實實的盈利。」

蔡醫師沒把自己當老闆,蔡醫師只是這個活動籌備人員的合夥人,為所有籌辦人員以及與會佳賓勤奮地努力著。蔡醫師給大家的,就是踏踏實實的成長,與無可取代的回憶。

不過,蔡醫師有一點不像巴菲特;因為蔡醫師投資的股票……該怎麼說呢?大家千萬不要跟進啊!XD

引言投影片第 15 張:SillyDuck 的縮寫是 SD。但是,SD 的真實全文其實不是 SillyDuck。

引言投影片第 16 張:SD 全文解密應該是 Super Doctor,就是「超級醫師」啦。
引言投影片第 17 張:蔡依橙醫師告訴我們「那些國際學界教我的事」。

「那些年,我們如何走出挫折。」研討會,蔡醫師「幫忙瞻前顧後,協助整件事情順利完成」。因為蔡醫師那些年的豐富經驗,不僅教我們許多事,他也「讓每個成員都能在挑戰中成長」,這是他身為「團隊規劃者的責任」。

 在你背影守候:蔡醫師在未來的街頭等您 

「上次不小心錯過『那些年』研討會,我還有機會參加類似的活動嗎?」朋友緊張地問我。

「這個嗎?應該是沒有機會了」我似有若無地回應著。

「這樣啊,真可惜……」朋友失望的語氣充斥整個眼神。

「因為蔡醫師每次都想辦不一樣的活動,但是你可以參加『年輕世代優勢何在:醫療生涯策略研討會』啊!」我不緩不急解釋蔡醫師的做法。

「我知道這場活動。但是……座位七天完售,算是秒殺等級,我沒有機會參加了……」朋友再度失望地表示。

「嘿,別擔心!我開頭說過,蔡醫師涉足領域之多,你怎麼知道不會有另外一個彩蛋一場活動呢?」

延伸閱讀:「Meeting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