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0年5月10日

漫畫醫學史


從小時候開始,總是很喜歡看動漫,因為好的動漫,除了娛樂之外,還可以從其中學習適合自己的的態度與精神。醫學類漫畫雖然不多,從怪醫黑傑克看到無敵怪醫,部部精彩可期。有些醫學類漫畫考究嚴謹,有時候還可以從漫畫中學習到醫學知識。

醫師兼漫畫家:茨木保


意外在地下街書展中發現「漫畫醫學史」這本書,原著作者是日本茨木婦科診所茨木保醫師兼漫畫家,正體中文版譯者是日本國立岡山大學醫學博士賴敏裕醫師,由台灣合記圖書出版社發行。


茨木保醫師透過漫畫,以無壓力的日式手繪風格,從古到今,描繪許多世界醫學史上重大貢獻。在這漫漫醫學長路中,許多醫學研究學者與臨床醫師自身與其家屬或親友對於醫學貢獻的發展過程,值得我們借鏡、深思與反省。透過這些故事,許多人物常常彼此牽連,更可以讓自己未來選擇的道路更加清晰、更加堅定。


「一位權威者的絕大影響力,常對學問的進步有極大的阻礙。」


隨著醫學歷史故事的時間推展,書中令我感觸的佳句甚多,試著列舉一些:

  • 人生是短暫的,而醫術的路程是長遠的。(引用自新訂希波克拉底斯全集「箴言」- 大槻真一郎)
  • 一位權威者的絕大影響力,常對學問的進步有極大的阻礙。
  • 若沒有弄髒雙手的覺悟,就不可能得到改變世界的力量。
  • 我,包上繃帶;神,將其治癒。(Ambroise Pare)
  • 症狀是生病器官發出的悲鳴。(病理解剖之父 Giovanni Morgagni)
  • 應該讚賞、追隨的,不是「老舊的東西」,不是「新的東西」,更不是「傳統」,而是「真理」!所謂「追求探究科學」的真意,正是如此呀!(病理解剖之父 Giovanni Morgagni)
  • 日本的「杉田玄白」歷經千辛萬苦,在 1773 年出版共五卷的正式解剖學翻譯書,即「解剖新書」。他在 83 歲那年於「蘭學事始」記錄了下面的言辭:「把一滴油滴落到廣大的池裡,漸漸地擴展,最後覆蓋了全部的池面......如果此學問的道理能夠開啟,使百年、千年後的醫師可以學會真正的技術,來拯救人們的生命,若能有如此廣大的福澤,那真是令人高興得手舞足蹈。」就如他所言:他滴落的「一滴油」,其後擴展於日本全國,成為日本開始發展成先進國家的基礎。

不把精神浪費於學問競爭,只是盡心盡力地追求發現的喜悅。


其中,最欽羨顯微鏡創始者之一的 Antoni van Leeuwenhoek 對於研究與學問的態度與精神,與另一位顯微鏡創始者 Robert Hooke 的態度完全不同。

Antoni van Leeuwenhoek 是一位販賣織品的商人,單純喜歡觀察顯微鏡下的世界。套一段書上所說:「Antoni van Leeuwenhoek 的研究生活與 Robert Hooke 完全相反。不把精神浪費於學問競爭,只是盡心盡力地追求發現的喜悅。他的一生應是平穩而滿足的吧!因此,他比 Hooke 發現更多,也活得更長。Antoni van Leeuwenhoek 真是一位高潔而又堅毅的人。」是的,享受自己做學問的喜悅,人生至此,這樣不是足夠了嗎?

相對的,Robert Hooke 與牛頓的學術競爭中,最後讓自己不堪收場。

書上也提到許多學者,只是想在巨塔中迴旋,堪不破名利這關,或者不會處理人際關係等,最後結局都不是很好,如全身麻醉法與消毒法的故事等。當然,更有許多學者與其親友的無私奉獻,令人動容,如華岡青洲醫師的母親與妻子、孤單高潔的 Roentgen 等。

「把自然現象,附加個人的名字,不是值得高興的事。」


身處影像醫學科系,以 Roentgen 為例,他說:「把自然現象,附加個人的名字,不是值得高興的事。」他把諾貝爾獎金贈送給 Wurzburg University,也不申請關於 X 光的專利權。他也說:「學問上的發現所產生之利益,應回歸於所有的人」。

典型在夙昔,選擇做哪種人與走向哪種人生道路,都是自己的決定。

「我們將踏上的道路,正確與否,神是不會預先告訴我們的。」


那些年 我們一起辦的活動」演講投影片之一

漫畫最後,以愛因斯坦名言作為結尾:「我們將踏上的道路,正確與否,神是不會預先告訴我們的。」茨木保醫師也在書後跋文闡述他自己對於「歷史」的看法,千萬別錯過,值得一看。

觀視歷史,鑑古知今,在此推薦這本漫畫,給所有醫學生與醫療工作人員,以及對歷史有興趣的人。


附註:以上許多故事與名言佳句,引自「漫畫醫學史」;圖片源自茨木保官方網站「繪畫醫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