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10年1月5日

治療乳癌藥物 Herceptin 的電影:Living Proof

因為副校長李友專教授、資訊長許明暉醫師以及雙和醫院癌症中心陳正怡副主任的指導,也聽過 City of Hope 閻雲教授精彩的演講,最近開始閱讀轉譯醫學(translational medicine)與個人化醫療(personalized medicine)的文獻,除了本身就應該致力於分子影像(molecular imaging)領域外,當然還要閱讀標靶治療(target therapy)的論文。

從北醫畢業以來,對自己的人生目標從渾沌到清朗,這期間總有許多貴人相助。在個人學習範疇內,除了副校長李友專教授與研究團隊成員大力襄助外,還有這幾年陸陸續續、在我背後默默支持自己的虛擬團隊(virtual team)成員,他們讓我獲得相當大的成長。其中,余福九醫師總是在適當時機,使用適合我的方式鼓勵我。面對再一次的人生抉擇時,在一堆轉譯醫學、個人化醫療與標靶治療論文淹沒我的思緒時,他推薦我看一部台灣較為冷門的電影「Living Proof」,台灣翻譯為「擁愛奇蹟」。


電影「Living Proof」是真人真事改編,描述 UCLA 腫瘤科醫師 Dr. Dennis Slamon 耗費十二年的時間,排除萬難與各種官僚體制,開發治療乳癌的藥物 trastuzumab(Herceptin)。因為 Dr. Dennis Slamon 的毅力與永不放棄的精神,以及諸多接受 trastuzumab(Herceptin)藥物試驗病患的偉大付出,最後讓更多乳癌病患可以有機會使用 trastuzumab(Herceptin)來治療疾病。這個艱辛過程,透過電影「Living Proof」生動描述,絕對值得一看。

Dr. Dennis Slamon 本身是臨床醫師,同時也是分子生物學家,他絕對是轉譯醫學的最佳典範。Trastuzumab(Herceptin)在 1998 年 9 月獲得 FDA approval,那時候轉譯醫學這個名詞可能連個梗都沒有。我想,名詞與定義比不上真實故事背後的精神來得重要。

如果有機會聽到 Dr. Dennis Slamon 的現場演講,我一定要起立用力鼓掌,至少值得起立鼓掌十分鐘,表達我無限的敬意;喔,不,起立鼓掌三十分鐘都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