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9年5月16日

北極特快車

列車要往哪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坐上去

上個星期,從 OsiriX 官方網站看到一則訊息「The ideal companion for OsiriX: RAAViewer」,當然要連過去看看。OMG,發現一個驚為天人的軟體。RAAViewer 是一個軟體就算了,竟然還是 freeware;RAAViewer 是 freeware 就算了,竟然還提供 Mac OS  與 MS Windows 兩個版本;如果只是這樣,那還不夠令人吃驚,因為 RAAViewer 執行後的結果,不論從功能與 GUI 等各面向來看,簡直就是殺手級軟體。


RAAViewer 是一種人類解剖學瀏覽軟體,由 Dr. Robert Livingston(Research Scientist / Engineer, Clinical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Biology,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開發,靈感來自「MRI Atlas Ankle Axial T2」,而圖片資料來自「Eycleshymer’s  A Cross-Section Anatomy」以及「Visible Human Project」。如果電腦沒有安裝 RAAViewer,可以到「Eycleshymer’s  A Cross-Section Anatomy」查找忘記的解剖資料。

至於「Visible Human Project」,在我大學年代就聽李友專教授提過這檔偉大的事兒。畢業前的電腦興趣不在影像領域(事實上也沒錢可以購買昂貴的硬體處理影像資料),畢業後的研究相對地比較強調數值分析,所以一直沒去注意「Visible Human Project」,最多比較熟悉 web 等影像資訊;直至轉換跑道,而且還完傳統社會期望值後,才或多或少有機會可以接觸電腦圖學領域。

初步瞄了一下「Visible Human Project」網頁,想不到已經有許多應用軟體與工具可以使用,未來倒是可以多花時間看看這些資料。

底下來幾張 RAAViewer Mac OS 版本的 screenshots:

非常低調的軟體啟始畫面

許多 image sets 可以選取 


圖片上有許多花花綠綠的點,可供點選,具有高互動性

 例如選擇畫面左下角(事實上解剖位置是右邊)的綠點後,在上面會顯示解剖名「major fissure, right lung」

當然也可以一口氣把所有解剖位置(label)呈現出來

 除了圖譜、醫學儀器影像外,當然也有來自 Visible Human project 的 cadaver 切片圖片

底下則是 MS Windows 版本的 screenshots:





我個人認為,Mac OS 版本的 RAAViewer 比 MS Windows 版本的 RAAViewer 質感來得好,賞心悅目許多。無論那個版本,當年大二、大三學習大體解剖或大六學習放射診斷學的時候,如果有 RAAViewer 輔助,學習效果一定更棒。

瀏覽 Dr. Robert Livingston 的網站「Bearboat Software」時,發現網站最下方有一則令人覺得更有興趣、更美好的事情:「Dr. Robert Livingston 與海獺 Dumas 的友情」。網站其他頁面也有許多他與海獺 Dumas 的互動照片,可以感受到資訊人對於這個世界的熱愛。

誰說玩電腦會變得冷漠?誰說玩電腦會忽略人性最率真的情感?

其實,電腦可以協助人類瞭解這個世界。真正理解電腦的人,不會被電腦控制,而是能與電腦成為好友,一起探索未來。

網路世界是一個自由國度,而諸多 freeware/software 是一輛輛載我通往這個國度的「北極特快車(The Polar Express)」。

列車要往哪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坐上去

只要信念堅定,你就會發現「這個」世界的美好。Lingo 曾經問我,為何那麼想去北極?或許想去北極的原因,只是想尋找我心中的聖誕老公公。


↑ When christmas come to town - The polar express


↑ Polar Express Experience at SeaWorld Orlando(一整個歡樂啊!我們不需要悲情,只要歌聲響雲霄)


↑ Trackside 137 - The Real Polar Express(我記得英國與澳洲還有類似的蒸汽火車載客運轉。Lingo,不要阻止我去啊)

也希望會有那麼一天,每天一早打開門,忠心的黃金獵犬馬上跑來我和 lingo 的腳邊磨蹭,走個一兩步就可以身在一個綠草如茵的美麗湖畔,一對老夫妻與一隻老狗一起用力深呼吸,汲取這大自然賦予人類的美好。

從 Dr. Robert Livingston 的網站,我似乎可以瞧見,資訊人真摯、無私,與純真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