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9年3月10日

邱小櫻 妳的掛號

移動的幸福是一齣很棒的舞台劇,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支持台灣製作的舞台劇。其中有一句 slogan 常常貫穿全場:「徐小鷹,你的掛號~~~~~」。(可以到官方網站這個頁面下載聆聽)


每次聽到這一句,就會想到有一個容易過度焦慮的社會新鮮人「邱小櫻」。這次看到上面那張照片,真的很想喊:「邱小櫻,妳拍尛~~~~~」

雖然 slides 上面寫出我的英文姓名,但是妳拍成這樣,誰知道是不是我本人上去報告啊?底下來看一下這張圖片的 EXIF(exchangeable image file format)資料:


妳不是用小龍新買的高檔 DSLR — Nikon D700 來照相,如果要力拼 ISO 6400(順便挖苦耍帥的小龍),這台 Panasonic DMC-FX01 數位傻瓜相機一定不夠力;即使夠力,品質與氣氛一定比不上小龍那台 Nikon D700,何況他還有一堆大光圈鏡頭。可惜本單位沒有一個人買到 Nikon D700 這種等級的機身,或許邱小櫻可以考慮看看。下次如果要拍這種高反差相片,除了多練習抓角度、測光之外,可以考慮邁入 DSLR 不歸路。

這次地方月會報告 OsiriX,純粹幫自己驗收進度,依然沒有啥米大志向。我的概念一直都是:「不完美其實沒關係,重要的是,透過一連串的努力與練習,讓自己更進步。」

很羨慕 Radiology 領域有許多文章探討 Imaging Informatics 的知識,Nuclear Medicine 對於 Imaging Informatics 相對著墨甚少(其實厚厚的教科書還是有章節描述),大多著重於 Nuclear Cardiology 的部分;即使如此,台灣 Nuclear Medicine 領域很少加入 Imaging Informatics 的訓練課程。國外許多文獻指出,Imaging Informatics 已經是 radiologist 訓練過程之一。對於 Nuclear Medicine Physician 來說,或者對於需要大幅使用電腦的醫師來說,少了 Imaging Informatics 的知識,是一件極度可惜的事情,尤其現今 Nuclear Medicine 有太多 imaging modalities 需要向 radiologists 學習。從我的角度來看,雖然 Imaging Informatics 也屬於 Medical Informatics 之一,但是 Medical Informatics 也分許多次領域,之前都是力拼 artificial intelligence/data mining 的 neural networks ,而且都是著重數值分析;至於 Imaging Informatics 領域,現在才開始,希望可以愈來愈熟悉。

底下的試作,還是達不到心中想要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 PET/CT 的 CT acquisition protocol 跟 diagnostic CT acquisition protocol 有所不同?另一方面,對於 color lookup table(CLUT)以及 window level & width 的掌控,也需要加強,更希望蔡依橙醫師與江國賢醫師可以多多指導。




最後來兩個由 OsiriX 製作出的動態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