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9年2月6日

倒數開始 滴答滴


每次看完蔡依橙醫師的文字,心中總是有所激盪,發現他是一位相當有「準備」的人。這種準備,不只是廣泛閱讀這種程度而已,因為大量且深刻地閱讀只能算是入門階;他的準備早已敲進聖堂大門,是有計畫、有系統、有方向、知所進退的準備,而且瞭解自己,進而營造自身、隨時 ready 的一種狀態。


人們常說,「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對蔡依橙醫師這種已有高階準備的人才來說,機會不只是他的,他還更進一步開創機會,而且不只自己有機會,也讓有志向的人可以獲得機會。這種開創機會的引領,可以從他一手 handle 的「Taiwan International Cardiovascular CT Symposium」看出端倪。

研討會的網頁雖然很低調,但是 slogan「一個值得你搭早上第一班高鐵的研討會」令人印象深刻。最令我佩服的是,竟然還有「議程導讀」可供閱讀或下載。這份「議程導讀」內藏玄機,有興趣的人,應該好好閱讀,因為處處可見蔡依橙醫師令人驚訝之處。

這邊不談蔡依橙醫師規劃的研討會有多棒、來賓的學術成就有多傑出、討論的議題有多鉅細靡遺等等,因為「議程導讀」都會提到各種來由;我倒是想試試看從別的角度來看蔡依橙醫師。首先,蔡依橙醫師對於文字控制力很強,閱讀他的文字隱喻及寓意,都會令人驚喜。我挑其中幾句:
  • 台中榮總多切面電腦斷層團隊則是根基於台灣的發展故事,藉由臨床困境形成科學問題,並開展出新的技術與應用,包括:「顯影劑涵蓋時間」觀念、超低劑量新生兒心臟電腦斷層等,都是從挫折找創新,並走向世界的故事。
  • 研討會的全名為:Taiwan International Cardiovascular CT Symposium,簡稱為 TICCS,與英文中的 ticks(滴答聲、片刻)發音相近。在多切面電腦斷層的發展過程中,機器的演進相當迅速,臨床應用的發展、研究策略的擬定、與臨床部科的合作都必須掌握時效,才有可能在兩三年內將機器熟悉,並將相關臨床應用與學術研究開花結果。也就是說:掌握每分每秒(ticks),才能在取得新機器時,做到最好的發揮,這也是本研討會(TICCS)三大團隊的共同特色。
竊自以為許多研究步驟的概念類似蔡依橙醫師以上所述觀念,例如從困境找到出路、絕佳運用效率等,但是我完全比不上蔡依橙醫師。因為我太隨性,再加上我不適合、也不喜歡如此費心;光是這幾點,就是註定台上與台下的差別,但是台下的我一定不會吝於給予蔡依橙醫師最多最大的厚實掌聲,因為台灣有這種人才,實在少見啊!


另外,蔡依橙醫師可以出動這麼多人來寫導讀,真的令人佩服與羨慕。這種整合能力,會讓我想到日劇「醫龍」系列。我不認識這些撰寫導讀的人,但是我猜想這些導讀撰寫者應該是圍繞著蔡依橙醫師為中心,彷彿醫龍隊員圍繞著龍太郎般的堅固!導讀短短幾百字,其實是最不容易寫的文字;因為撰寫者必須閱讀過演講者的文章,貫通講者的研究領域,甚至對於演講者歷史背景等方面有著深刻認識與瞭解,才能寫下精簡易讀的導讀文字。


邱冠菁最近常常跟我抱怨,為何喜歡單兵式研究?邱冠菁老是希望我做點團隊式研究,在我耳邊一直說 taem 啊 team。茄,我何嘗願意如此?如果環境允許,當然也想來個 team 啊! 但是,我很慶幸我有個 virtual team 多年來在背後默默支持我,不然我真的會垮掉。對了,邱冠菁, 如果想要來個日本五人式戰隊那種團對式研究,那要不要先問問自己或大家,你們下定決心了嗎?你們有 TICCS 隊員的覺悟嗎?如果沒有,我還是覺得單兵式研究比較適合我。


最後,如果你們連這個研討會都不去聽聽看,我更加可以確定,我在大林還是學學 spiderman 繼續躲起來比較實在。:-p

附註:這次演講者中有來自荷蘭烏特勒支(Utrecht)的大師,剛好我和好友 Andy 在 2006 年自助旅行,到過烏特勒支。貼幾張圖,重拾回憶!烏特勒支是我很喜歡的城市,因為可以嗅到濃濃的學院味道,所以我拍了許多黑白照片。每每想到這些片段,就是旅行最美的記憶。






附註(TICCS 參加後感想):TICCS 不只是一場活動,而是一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