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8年6月15日

原來 我不孤獨

蔡依橙醫師演講

台灣放射線醫學會在 2008 年 1 月 26 日舉辦研討會,會中前兩場的演講者都是年輕的放射科醫師。因為他們在住院醫師階段寫了許多論文, 所以學會邀請他們分享如何在忙碌的住院醫師階段還能從事學術研究與論文撰寫。

這兩位年輕醫師是誰?


一位是台中榮總放射科的蔡依橙醫師,另一位則是花蓮慈濟放射科的江國賢醫師。

蔡醫師可能是因為領域的關係, 我之前沒能注意到,還好這次有機會瞭解一下;而江國賢醫師因為是同一體系,他曾在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發表過 image report,他的表現令人激賞。天啊!能夠在世界首屈一指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留名,真是一輩子的夢想!

原來,我不孤獨!


收到台灣放射線醫學會提供的資料後,瞄了一下他們預計演講的資料;有趣的是,這兩位醫師分別使用「孫燕姿」的歌以及台灣電影「單車練習曲」的一些片段做引言,還有卡通「鋼之煉金術師」的「等價交換原理」 串場。

他們在醫學研討會大膽使用非學術資料,而且還是 POP 文化!嘿,這跟我平時主張「多重涉獵」與「關連創意」不謀而合,所以當下決定,一定要排除萬難過去聆聽。

因為喜歡這種 peer competition 的感覺,這其中沒有學術巨塔的陰暗面,這也是研究真實的樂趣,可以感覺到另外一邊有類似的人。也讓我想到,卡通「火影忍者」主角漩渦鳴人成長的過程:原來,我不孤獨!

蔡依橙 vs 蜷川実花 & 江國賢 vs 川內倫子


兩位醫師的演講內容,跟一般「快快樂樂寫論文」或「三天教你學會寫論文」那種論文教學演講不一樣;哈,很多電腦書籍都有這種類似的標題。所以未來如果出書,我也要弄個「快快樂樂學醫學統計」或「三天教你學會醫學統計」。

事實上,我還蠻討厭聽制式論文教學課程,因為如果聽幾次「制式的論文教學」演講,你真的就會寫論文,那台灣應該「論文淹腳目」。

就我觀察,每年每季各地都有這種「制式論文教學」課程或演講,但是苦於如何寫論文且寫不出論文的醫療同仁還是一堆。所以,我比較喜歡聆聽「經驗分享」式的演講,從演講者的心路成長歷程, 可以學習到撼動人心的部分。

的確是,我跟這兩位醫師從事學術研究的歷程與想法,不管是工作上或生活上有諸多類似 ,或許也是每個世代新人的共同體驗吧。

我一邊聽演講,一邊搗頭如蒜,兩位醫師的演講內容真是講到我的內心深處啊!


攝影:邱建勳

蔡醫師演講的內容生動活潑,震撼力十足;江醫師呈現另一種風味,平鋪直敘中娓娓道來。如果用日本攝影大師來比喻,蔡醫師的風格比較像是蜷川実花,那江醫師的內涵就是川內倫子

攝影:邱建勳

Seeing the invisible


前一陣子,某位年輕主治醫師 Dr. C 覺得我寫論文的方式還不賴,尤其是文章標題的命名,常常令人意想不到。

這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因為都是從非醫學的部分或生活中的體悟聯想而來,我曾經在「感染獵人與意外的訪客」這篇文章提過我的「創作」方式。因為這是自由聯想而來,標題的點子無法天天從天而降。

當潤飾完 Dr. C 的論文,一直覺得標題可以在更棒一點,剛好想到蔡醫師的演講標題「seeing the invisible」可以符合 Dr. C 的文章內容(蔡醫師的演講題目除了跟心路歷程有關之外,我想,多少跟郭采潔的「隱形超人」也有點關係 XD),所以我就大膽使用上去,把標題變成「Seeing the invisible: ……」。

Kidney International 的總編更厲害,再把「seeing the invisible」改成「seeking the invisible」。吼,更加貼切文章內容,一整個有趣啊!文章到最後,當然是被接受囉!

論文標題創作方式


其實這類點子,常常依賴靈光一現,說實在不可能要我馬上想就會想到。

有時候就是在那種莫名其妙的時刻(例如上廁所或洗澡的時候),突然文思泉湧,標題的命名點子就會莫名其妙跑出來,連我老哥出書的時候,都會問我我的意見與想法。

舉例來說,另一篇被 Clinical Nuclear Medicine 刊載的文章,是描述格雷夫氏病在正子斷層造影的表現有三種表徵;換句話說,這三種表徵在正子斷層造影的呈現,應該可以當成診斷格雷夫氏病的正子影像條件。

想來想去,某天突然想到國中同學阿華是天主教徒,他當年曾經跟我解釋什麼是「三位一體」;另外,許多卡通機器人都會合體變成更大型機器人哩。

哈,那何不用「diagnostic trinity」為論文標題呢?



另外,還有一篇文章是關於嗜鉻細胞瘤在核子醫學影像上的表現,這篇文章的主標題命名成「tracing chameleon」。

因為除了國外放射科系大期刊曾經用「imaging chameleon」當作標題的一部份之外,我突然想到台灣電視影集「台灣變色龍」有追蹤的意涵在裡面,剛好核醫的影像都是利用示蹤劑(radiotracer)來造影,所以就大膽使用「tracing chameleon」當成標題囉!另外,余福九醫師在文章末句建議我使用「paradigm」一字,也相當地有意思。

透過網路是一種很好的聯繫方式


自從聽過兩位醫師的演講之後,我跟他們仍有聯繫。雖然目前為止無法真正面對面好好聊一聊,但是偶在 MSN 相遇,這種感覺還挺不賴地。

蔡醫師除了影像醫學與研究論文擁有優異表現之外,他的思考邏輯與文字表現更是一絕,可以從他在網路上發表的文章一窺端倪;而江醫師不知道有沒有 blog 之類的文章可以欣賞?

嗯,下次來問他看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