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7年1月21日

感染獵人與意外的訪客

從感染獵人(infection hunter)到意外的訪客(unexpected visitor)…… 論文標題的命名,我覺得是一種創意與科學的結合。
Kidney International 接受我的文章「Infection hunter: gallium scintigraphy for hemodialysis access graft infection」, 另外去年年底 Clinical Nuclear Medicine 接受我的文章「Unexpected visitor: hepatic visualization on radionuclide venography」,這些影像報告引言式的標題—感染獵人與意外的訪客—都是我從卡通、漫畫、電影或科普書聯想出來的標題。感染獵人是我從科普書「 病毒最前線-出生入死三十年」與漫畫「城市獵人」發想;意外的訪客則是從電影「意外的人生」得來。

另一篇發表在Internal Medicine Journal 的論文「Rocks in the head: extensive intracranial calcification」,我稱之為「顱中石」,有亞瑟王故事「石中劍」的感覺。還有一篇文章「Calcified auricles in a patient receiving hemodialysis」發表在梅約醫學中心 Mayo Clinic Proceedings,描述一位關於鈣化耳朵的病患。原本屬意使用石化的耳朵(petrified ear),但擔心過於 shock/petrified,九哥建議只在內文使用即可,所以這篇標題比較中規中矩。這些標題需要配合內文的主旨,並非隨意框架上去。而靈感的來源,常常來自於卡通、布袋戲、電影、漫畫、旅行、閱讀或攝影。因此,千萬不要阻止我東看西看。


除了內文創新與技術還原外,當然希望在標題實現自己的夢想。因為我熱愛科學,也喜歡有感覺的東西。雖然醫學論文的寫作不可能像我老哥那樣地創作,但是想像力無窮,至少在標題的構思上,來點聯想,讓醫學有不同的新鮮度。更因為 ,愛因斯坦曾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

即便在標題無法讓我作怪,我也會在內文加一點非醫學的形容,例如在 Computer Methods and Programs in Biomedicine 發表的文章「Prediction of target range of intact parathyroid hormone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 with 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我提到「dues ex machine」;在 Annals of Nuclear Medicine and Sciences 期刊的「Clinical application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forecast target range of radioimmunometric intact parathyroid hormone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我也把類神經網路的預測功能比擬為「萬綠叢中一點紅」。或許,在未來某一篇論文裡面,我會同時提到達文西密碼與數位堡壘—兩本丹‧布朗的書。

我很懶,喜歡放空,找自己。透過這些方式(卡通、布袋戲、電影、漫畫、旅行、閱讀與攝影)的放空,似乎可以更有創意。寫論文跟做網頁一樣,是興趣也是理念, 我都盡量希望讓這些事情可以回歸純粹。我想,這是讓我快樂寫下去的動力之一。我常常說,寫東西,包括論文和網頁,都是隨興所致,感覺到了,才會動手。說真的,沒辦法像工廠一樣,定期生產。

誰說,在鄉下就不能有創意?因為空氣清新空明,或許才有靈光一瞬的感動。希望未來,我的創意繼續無限。

2011-05-22 更新:

我在「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 to predict skeletal metastasis in patients with prostate cancer. J Med Syst. 2009 Apr;33(2):91-100」內文中提到「Although ANN can reveal interconnected weights between  individual artificial neuron during the analyzing processes, this digital fortress of "Da Vinci Code" is difficult for clinicians to interpret」,一口氣把達文西密碼與數位堡壘—兩本丹‧布朗的書寫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