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5年9月15日

PubMed 的夢想

與其一起爛掉,不如選擇一件讓我作夢也會笑的事情來完成
一個人,如果在某天,決定放棄一些傳統價值賦予的環境,那這個人,一定有夢想要去完成。你可以說他瘋了、說他想不開,但是這些夢想絕對不會消失不見;而夢想本身就是一個夢想,做不到,沒關係,這原本就是一種美麗,至少嘗試去做,總比沒做過好。因為具備完成夢想的動機與勇氣,有一天,完成夢想,會更加美麗。


最近一篇原著論文被接受,昨天總算可以在 PubMed 查到。這是第一篇以我為第一作者的 SCI 原著論文正式刊出,同時也可以在 PubMed 查閱。

我的夢想之一,其實很簡單,就是把自己的名字「刻」在 PubMed 裡面,即使沒有 SCI 來評比也無所謂。我始終一直覺得 SCI 不是一個好的指標,不過還算具有參考價值。但是,人總要有一點堅持,如果想要留下一絲醫學記錄,就一定留在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查詢的醫學資料庫,PubMed 當然就是最佳選擇。

刊載出來的原著論文不必最好,因為自有後面的研究來證實或推翻,這才是科學的進步。那如何要讓人證實或推翻呢?第一步至少要讓其他人可以查詢吧!簡而言之,這就是我的夢想,放棄既有,就是為了完成這些夢想。我不是天才,反而有點懶惰,甚至很隨性。因此我知道,要我同時間完成不同 threads 的事情,一定通通做不好。與其一起爛掉,不如選擇一件讓我作夢也會笑的事情來完成。

大學畢業後,一直身處醫學資訊學不被重視的環境求生。因此,通常我有興趣的東西一定不被前輩看好。這篇原著論文從點子、設計、實驗到統計都是自己一手包辦,過程其實很辛苦。許多人認為 dry lab 的研究很輕鬆,我只能說:「你來試試看吧!」這篇研究與統計成果完成後,撰寫、修改、退稿、審閱、接受等時程,來來回回跟審閱者、編輯群與期刊社大概耗了十個月之久,總算看到付梓。這種感覺很奇怪,很難形容,說懷胎十月也不為過。

依照我目前的功力,即使可以完成上述個人奮戰的過程,這中間沒有 supervisors 的幫助,其實是不可能的。過程中,新光急診主任張志華醫師、北醫醫資所所長李友專醫師給予的意見與修改,都有畫龍點睛之效。最值得感謝的,就是在這篇作者群沒列上名字的學長。

他是誰?

我只能說,他是我的貴人,一位隱藏的不世高手。你看過開業醫師還能做研究、寫論文嗎?應該不多吧?以前在三總腎臟科當研修醫,常聽到他的名字。直至某日晚餐,我拖著疲憊身軀到某山莊與會用餐時,坐我旁邊的前輩學長,竟然知道我的動態,還能理解我對醫學資訊的堅持。其實他對資訊科技非常熱愛,也玩許多東西。這些年來,被他指導過的論文不知凡幾,但他卻很少曝光。他的理念,其實跟我很像,也是一種堅持,否則開業賺大錢就好了,何必這麼辛苦做研究、寫論文,甚至指導後進,不計排名。這篇原著論文可以刊出,他的幫忙最大。是他陪我不眠不休,犧牲他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在電腦另一端用即時通訊軟體跟我討論、溝通,幫我修改論文與 rebuttal letters。遇到這種肯定醫學資訊的學長,是我最大的收穫。

對於學長的精神,沒辦法在這篇原著論文列入作者群感謝,只能在論文文末致謝。所以,寫下這一篇網誌,至少陳述他對這篇原著論文的貢獻,並且記錄下來。



2005.09.21:學長前幾天跟我說,這篇文章被 Amedeo.com 網站選入推薦名單之中。孰不論評選標準為何,光是這樣覺得很高興了。

2005.09.23:昨天有一封來自捷克學者的 email,目的是要求此篇的 reprint。這種感覺真的很興奮,因為以前都是我寫信商討別人的著作。說實在,我壓根沒想過會有人注意到我的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