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4年10月23日

等價交換原則

原本以為會等到年底或者明年,才會看到我的第一篇以第一作者發表的國際性 SCI 論文。想不到,在十月中就看到正式刊出;今天,也可以在我最愛的 PubMed 網站查詢到這篇文章。


除了這個第一次之外,前一陣子第一次有記者訪問我,第一次我的專訪(Java 人的故事)出現在數位資訊雜誌上。雖然我老哥是記者頭,我也認識一些記者,但是,被正式訪問,這還是生平頭一遭。說實話,李小姐把我寫的太好了,令我有點慚愧。

JavaTwo 2002 會後合照

從進入到離開三總,將近兩年半的時間,不知道自己運氣算是好還是不好,除了工作壓力之外,歷經許多狀況,如 SARS、CJ disease 與 AIDS,也看到主任與恩師各自榮昇教授。當然,學習到台灣絕無僅有的電解值,更是畢生榮幸。這當中,失去很多、也得到很多,這損益實在無法無法估量。工作、愛情、友情,都在這期間發生與消失。套一段卡通「鋼之煉金術師」片頭:「人沒有什麼犧牲的話,就什麼都得不到。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等價交換原則,也是這個世界的真實。

老媽常問我,到底這麼熱愛寫論文有啥用?耽誤考試又不能賺錢,到底意義是什麼?又跑回鄉下當住院醫師,真是越混越回去!

說實在,對於寫論文,我是以興趣來看待,就像我喜歡電腦、堅持網路精神是一樣的,並沒有任何預設立場;有的話,也只能用「爽」來交待。或者,也可以用鼓勵自己的一段話來解釋:「研究的本質,不是分數,也不是厚祿,而是記錄」。

不管你相不相信,真的只是這樣。或許,我老爸老媽永遠不會懂;不過,重要的是,我學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