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4年4月11日

醫學的修練

如果你想知道醫師在想什麼,跟各位介紹幾本好書。

網路上盛傳的「一門不完美的科學」與「一把刀的修練」兩篇文章,來自一位美國外科醫師寫的一本書 complication 的翻譯作品「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練」。其實這本書出版一陣子了,博客來網路書局正在整合三本書成為所謂的醫師三書;神經外科黑色喜劇、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和白袍。另外,除了外科體系外,早期還有一本內科體系的書「你的醫生在想什麼」。這幾本書都很幽默、也很真實,值得大家買來看。

內科系病患,尤其是重症患者常常施打「中央靜脈導管」,理論上不會外科系少。心臟或內外科系加護病房內,也有所謂的「經右心肺動脈導管」;而腎臟科的透析雙腔導管,比這個中央靜脈導管更粗、危險也增加數倍;另外,尿毒症患者通常凝血功能差,更加容易出血。許多學長都有慘痛經驗,一邊打、一邊急救,或者剛打完,就急救了。滿清有十大酷刑,我常常說,醫院其實也有十大酷刑,這些技術對病患都不是件舒服的事;一樣的,對施行者來說,每次壓力都不算小。但是,有需要時,不論病患或醫師,都得考慮接受,除非病患本身或家屬有不同考量。

想想當年第一支鼻胃管、第一支氣管內管插管(記得在麻醉科當實習醫師時,面對全身麻醉病患,不知為何老是插管失敗,當年的麻醉科教授還譏我一輩子當不成醫師;現在,我想,我的插管技術應該不會太差,甚至上次疑似 SARS 病患,麻醉科住院醫師插管失敗,還是我把管子順利送入病患氣管)、第一支中央靜脈導管、第一支肺動脈導管、第一支透析雙腔導管……雖然經驗不算少,畢竟醫學是門不確定的科學。如果你下次聽到我準備去施打透析雙腔導管,藉由「一把刀的修練」一文,應該可以體會我的戒慎恐懼與惶恐不安,畢竟我面對的不是機器,而是真實的人啊!

對於貢獻於重症病患的醫師同仁、同學、學弟妹們,在此獻上最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