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4年1月27日

第一步在哪裡

一早連結我的最愛 PubMed,使用其中的 Cubby 功能,查詢個人數位助理的文章,發現一篇「El Rouby S, Rinehart K, Zucker ML, LaDuca FM. Hand-held 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 program for the HEMOCHRON RxDx heparin and protamine dosing system. J Extra Corpor Technol. 2003 Sep; 35(3): 212-7」。此篇利用 Palm 505 與自行撰寫的軟體,依據病患體重、身高、性別、基礎 ACT、HRT 與 目標 ACT 等數值,軟體會自動提供病患血量與肝素建議劑量,來輔助計算心臟外科手術常使用的體外循環系統 HEMOCHRON RxDx 抗凝血的處理。

因為這一篇文章,想到早先在 2003 年一月份的時候,我也有類似的想法。當時科內輪到我報告血液透析相關題目,而題目由主治醫師與護理人員決定。剛好那時候,有一些血液透析病患容易有出血問題,所以題目方向是探討肝素(heparin)在血液透析病人的劑量與相關問題。除了趁機瞭解肝素的基本知識之外,同時配合藥物動力學公式,使用 JAVA Programming Language 撰寫「Hepariner」Applet,也把相關原理與範例呈現在網頁上。


不過,當時報告之後,並沒被科內同仁重視,更評論為「不夠便利」,譏為「算個大概就好了,何必如此麻煩」。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失去討論的意義,也失去近年來醫界所強調的以病人為中心或治療個人化(individualized)的論點。

會有這種誤解,並不意外,其實就是對於資訊科技不夠瞭解,甚至忽略 JAVA 跨平台的力量。展示之時,我曾經解釋 JAVA 的特質,就是「Write Once、Run Anywhere」,除了 WWW 上的 Applet 與桌上型電腦的 Application 之外,移植到行動裝置(個人數位助理、手機等等)其實不會太困難,這樣就不會有可近性或可親性的問題。當然,這其中一定還有許多問題有待解決;不過,沒有第一步,哪來的第二步?我很慶幸,我跨出了第一步。更何況,在技術層面上,我擁有最可貴的資產,就是那一群熱愛台灣軟體技術的好友們,可以作為我的後盾。

理想與開放的知識環境,應該是獨立、擁有寬廣的包容性,沒有宗教、種族與政治差異等問題;而且,不管誰先誰後,都是為了讓文化有更好的進展,提供後人更好的生活環境。古人的記錄與知識,都是奠定日後的研究與發展。我想,這才是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真實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