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U

2004年1月24日

123 自由日

NDT 醫學雜誌(Nephrol. Dial. Transplant. 18: 2178-2181)文章「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in haemodialysis patients: a report of two cases」,報告兩位長期接受血液透析的病患,不幸罹患 SARS 的狀況。一位呈現典型 SARS 症狀,接受治療有效;另一位呈現不典型症狀,最後不幸離世。長期接受透析病患,是一群很特殊的族群,往往罹病的症狀、接受治療的效果和預後不同於常人。香港這一篇報告,詳細描述兩位病患的症狀、相關檢查與住院、治療過程,相信對於日後透析病患遭逢 SARS 或類似的新興感染疾病,有很大的幫助,更提供醫療人員更多的診斷與治療參考。

今年四月底,和平醫院事件爆發後,長期於和平醫院接受血液透析的腎友,其中有一位輾轉到蔽院接受血液透析治療。由於事出突然,加上負壓隔離病房的透析設備尚未規劃,加上諸多不是我能理解的因素,導致此位腎友到院前數日未能接受規律血液透析。當時,國內外醫療界對於 SARS 病毒尚未釐清許多致病機轉,造成醫療人員與民眾的恐慌可想而知;當然,我也不例外。可是,問題是,殊不論此位腎友是否為罹患 SARS,他總是得接受透析治療,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當下決定,由我進去隔離病房從事透析治療。與主任幾番商討後,考量諸多可能方式與人力問題,由我在隔離病房內幫病患從事連續性靜脈血液透析過濾術 (CVVHDF)。當然,殊不論透析效率與安全性,這是當時兼顧人力與物力下,唯一能想到的方法。

不過,此種重大疾病,NDT 醫學雜誌竟然還要收錢才能線上下載與瀏覽,我個人無法苟同。雖然可以在許多醫學院圖書館可以下載,但是此種阻擋訊息傳播的行為,對於瞭解 SARS 疾病不會是助力。一樣地,在 2003 年九月,某醫學中心網路系統遭逢電腦病毒感染,嚴重影響數位機能,造成諸多不便,這期間真是辛苦了院方的 MIS 人員。但是,如果為了預防病毒再度肆虐,不積極從事預防、恣意下令凍結宿舍網路系統,此種阻擋資訊傳播的開倒車行為,竟然會在生物醫學科技進步的醫學中心出現!

更荒謬的事,必須收集到所有住宿人員的網路卡號(MAC)後,才會開通網路,即使先行繳交也是一樣。另外,還強制規定必須安裝微軟作業系統的 patch 才可以開通。天啊!資訊部門真的把所有使用者都等量化嗎?我記得當年我在大學宿舍時,早就已經安裝 Linux、FreeBSD 與 Next 等作業系統,現在我自己也有 Mac OS X,請問這些作業系統沒有安裝微軟的 patch,就不能開通網路點嗎?用此種箝制措施,只會顯現資訊部門的一言化與無理化。

迄今資訊科技之所以如此進步與方便,網路的貢獻不由抹滅。在享受網路便利的同時,除了使用者自身拿捏之外,也請主事者敬重得之不易的「網路精神」。